中國十大品牌網 | 品牌新聞 > 正文 menu

李毅中:中國2035年才能實現全面工業化

發布品牌: 十大品牌網   2019-12-30 17:29:10  總瀏覽:362

入圍十大品牌排行榜,強力推廣品牌,請點此報名!


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:未知大陸
未知大陸簡介:

未知大陸(UNLANDS)是基于3D打印技術的數字制造云平臺,我們為3D打印服務商、用戶及其他生態企業,提供互聯網基礎設施、技術支持以及營銷平臺,讓其可借助互聯網的力量與用戶和客戶互動,核心業務包括三維智造、數字模型、云計算及創新項目。


12月28日,在第五屆中國制造強國論壇上,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會長、工信部原部長李毅中指出,中國此前制定了國家科技重大科技專項(2006-2020),在17個領域都取得了重大突破,核電高鐵成為“國家名片”,近期中國正在制定面向2030年的第二輪重大科技專項,列入了量子通信、人工智能等重大技術。

他指出,中國工業占GDP的比例在2006年達到42%的高峰,此后以每年一個百分點的速度一路下跌,到2016年創下33.3%的最低點,應該高度重視制造業占比過快下降的問題,警惕工業被空心化、邊緣化的狀況。

中國工業增加值約占全球四分之一


圖:李毅中在第五屆中國制造強國論壇上發表演講


上述論壇上,李毅中表示,中國工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輝煌成就,中國是世界上第一大工業國,2010年就超過了美國,去年工業增加值是30.5萬億人民幣,今年預測增長5.6%,大概占全球四分之一。中國是全球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目錄最全的國家,500多種工業品中,220種世界第一。

從質量上看,技術水平也取得了很大的進步?!皣矣幸粋€重大科技專項,從2006年到2020年,原來是16項,前幾年又增加了一項:航空航海發動機,我了解到,這17項都取得了重大突破,在掌握關鍵技術核心方面我們邁進了一大步,現在中國正在制定2030年第二輪重大科技專項,像量子通信、人工智能等內容都會被列入?!?/span>

清醒認識中國工業存在的差距

李毅中強調,要正確認識中國工業存在的差距和短板?,F在中國是工業大國但還不是工業強國,是制造大國還不是制造強國,要清晰地看到中國的短板。

他指出,中國的工業化比發達國家晚了七八十年,美國1955年完成了工業化,德國1965年完成工業化,日本是1972年完成工業化,韓國是1995年完成工業化,中國到2020年基本實現工業化,2035年才能實現全面工業化。



他指出,總的來說,中國工業、制造業還處在世界中低端,仍然存在發展不平衡、不充分的狀況,這集中表現在:

1、科技創新能力不強。

當今不少核心技術、關鍵技術受制于人,關鍵零部件、元器件的自給率只有三分之一。2015年中國制定《中國制造2025》的時候中國的自給率是20%,預計2020達到40%,2025年達到70%,而現在中國在高端芯片、集成電路方面95%依賴進口。去年集成電路進口花了3200億美金,而進口原油才花了2350億美元。



中國的研發投入占GDP的比例只有2.19%,美國是2.79%,歐美大概是3%、日本是3.4%。中國研發投入的總量不少,達到了2萬億人民幣,但是用于基礎科研的只有5.5%,而發達國家普遍在15%到20%的水平。此外,中國的科技成果轉化率比較低,不到發達國家的一半。

2、產業結構需要優化提升。

今年1到3季度中國工業產能利用率76.4%,2006年年初的時候最低,大概是72.9%,現在有所提高,但是國際公認的產能利用率應該在80%到85%,如果低于75%就是嚴重過剩,中國現在是76.4%,說明結構上仍然存在很大的問題。

綠色低碳轉型也在持續,2018年中國單位GDP的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.4倍,發達國家的2.1倍。

3、低端產品過剩、中高端產品不足。

2018年世界品牌500強的排行中,美國是223家,占比約二分之一,中國只有38家,名列第五位,這和中國是第一工業大國、第一制造大國是不相稱的,按照規???,在財富500強中中國已超過了美國,但是按照品牌才排第五,說明在質量品牌上存在差距。

4、工業效率有待提高。

中國工業增加值率約為22%到23%,而發達國家為35%到40%,這個差距很大。



中國規上工業企業主營利潤率去年為6.49%,今年比去年還低,約為5.9%,而美國是8.5%。

勞動生產率上,2018年中國每人每年是11.6萬元,絕對數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40%,只有美國的10%。

在萬名制造業工人所擁有的機器人數量上,中國只有60臺,接近世界平均水平,而發達國家普遍都在300臺以上。

防止工業占比過早過快下降

李毅中強調,去年與今年的中央經濟會議均提到,要防止工業占比過早過快下降。



中國工業占GDP的比例在2006年達到42%的高峰,此后以每年一個百分點的速度一路下跌,到2016年創下33.3%的最低點,在2018年穩定在33.8%左右;而制造業占GDP的比例在2006年是32.5%,此后連續下降,近兩年穩定在29.5%左右。制造業在工業中大概占87%的比例。

此前發達國家制造業占GDP的比重也出現了連續下滑,2009年美國提出再工業化戰略,但其制造業占比仍在下跌,到2016年,美國制造業在GDP中的占比為11.6%,日本、德國、韓國控制得比較好,也在降,但是沒有大幅度的降低:日本這一數字是20.7%,德國是20.8%,韓國是27.6%,中國是28.8%。



中國的國情決定了中國制造業是強國之基,必須在國家經濟中占一定的比例。需要注意的是,中國的人均GDP是韓國的三分之一,但是我們的制造業占比和韓國差不多,應該高度重視制造業占比過快下降的問題,警惕工業被空心化、邊緣化的狀況。

他表示,中國現在處于工業化的后期,而不是后工業化時期。要把握實現工業化、并進入后工業化的這一歷史過程,從國情出發我們要分階段完成這一使命。

中國社科院工業研究所2017年發布的工業化綜合指數顯示,全國平均水平是84,長三角、珠三角、北京天津等地時候93到98,長江經濟帶地區是86,東北只有76,大西北和大西南只有58,個別省更是只有50,他認為這是符合中國國情的評價。

建設制造強國需關注五大問題

李毅中指出,推進制造強國建設需要關注以下幾個問題:

1、加強自主創新。

只有實現核心技術、關鍵技術的自主可控,才能有效地應對美國等西方對中國的封鎖打壓。中央經濟會議上號召組織開展卡脖子關鍵技術攻關,推動自主創新,首先是加強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,然后是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,末端是成果的轉化與專業化。

他指出,自主創新并不排斥開放創新,要進一步擴大開放,繼續加大研發投入,中國現在的研發投入占GDP的2.19%,明年有望達到2.5%,更要加強研發投入。

要推進產學研用相結合,研發的目的在于用,只有用才能進入市場,才能商業化、產業化。政府各部門要更好地發揮引導作用,金融要更多地給予支持,體現市場導向。這里有不少的體制和機制上的問題,需要認真地研究改進。

2、實施“網絡強國”的戰略。

李毅中認為,“數字產業化”是手段,“產業數字化”是目的,要使國民經濟的各個產業跨界融合,實質是信息通信技術與工業制造技術深度融合。中國通訊技術從2G到5G,只用了十多年的時間,使中國的互聯網技術不斷得到提升。需要注意的是,各工業行業千差萬別,因此工業與通信行業跨界融合需要對每個行業進行研究,開發應用場景,提出解決方案,取得典型以后在行業里推廣。

3、發揮有效投資的關鍵作用。

李毅中指出,今年的中央工作會議再次強調,要切實增加有效投資,引導資金流向供需共同受益、具有承受效應的先進制造業。

投資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手段,無論是優化存量,比如以綠色智能為重點的新一輪對傳統產業的改造,還是增量建設,比如發展高技術產業、新興產業,都需要投錢。

今年1到11月,全國投資增幅只有5.2%,比去年5.4%又降了0.2個百分點,其中制造業投資只有2.5%,如果扣掉投資的物價因素,可能是負增長,所以要穩投資,穩外資。穩外資多數在投資上,只有穩投資、穩外資、穩預期,要切實的增加投資,通過有效投資推進制造業轉型升級,建立現代工業體系。

4、大力提升工業基礎能力。

中央工作經濟會議上提出,要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,中國制造2025提出“四基”,核心基礎零部件及元器件、先進基礎工藝、關鍵基礎材料、產業技術基礎,這是工業基礎能力。

李毅中認為,現在“四基”講得太少了,中國企業類型繁多,水平參差不齊,我們國家的工業跟美國不一樣,他們比較齊整,我們不齊:工業1.0、2.0、3.0、4.0都有,對于很多企業來講,還不到談智能化的時候,許多企業要補欠款、強基礎。

5、不斷改善營商環境。

一是要更大規模減稅降費,制造業增值稅已經由16%減到13%,還要加快三檔變兩檔,今年減稅降費數字原來說是2萬億,現在實際要達到2.36萬億,明年還要在基礎之上再增加5000億,所以中央非常重視減稅降費。

二是支持民營企業的政策要落地見效,當前在鼓勵民間投資、保護權益、解決融資困難等方面還要加大力度,使政策盡快落地。

三是要進一步激活國有企業的活力,國企的出資人是國家,因此國企要體現國家投資人的意志,這方面國有企業要清楚,要有更多的責任擔當,應進一步推動政企分開,放權松綁,賦予國企經營自主權。

-- END --
 
十大品牌網 其它文章

關于Chinasdpp 客戶經理:13100700003 聯系電話





中天彩票首页